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教育博客

教育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1年参加工作,曾在《福建中学数学》、《中学数学杂志》、《中学生数学》、《班主任之友》、《班主任》等杂志上发表文章30余篇,参与编写教育书籍4本。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育研究发展中心会员,《班主任之友》教育论坛版主、优秀版主。 教育座右铭:用“心”教育!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处理偷窃事件  

2011-06-06 15:35:46|  分类: 案例分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评〗 

《班主任之友》小学版2011年第五期案例评析《宽容的困惑》

如何处理偷窃事件

看了谭宏老师《宽容的困惑》的案例后,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谭宏老师全身心地去爱孩子,用宽容的心对待孩子犯的错,换来的却是孩子变本加厉,更让他手足无措。”我想起了郭景瑞老师说过的话:“爱心是源,方法是流;爱心是根,方法是枝叶。”正因为谭宏老师有爱心,才会用宽容的心对待孩子犯的错。郭景瑞老师还说过:“班主任工作看起来是一个不起眼的活,可实在是熊汉子干不了的活,需要老师有爱心,有方法。”看来班主任不仅要有爱心,还要有方法。光有爱心,没有方法也当不好班主任,我觉得案例中的谭宏老师是一个有爱心的好老师,但在处理偷窃事件上还缺乏一些方法、技巧。下面我就结合本案例谈谈如何处理偷窃事件的方法、技巧。

一、处理要及时,防止学生越陷越深

严老师发现晓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六次在帮她拿钱包的时候,每次从她的钱包里拿走一百块钱。严老师是一个比较粗心的人,学生先后六次行窃后才发现,这就丧失了处理的良机,没有把晓娟的偷窃行为扼杀在摇篮之中。令我感到不解的是谭宏老师在得知这一情况后采取不处理的策略。要知道晓娟这样的行为已经有六次了,而不是一次、两次。如果晓娟不是偷老师的钱,而是偷了同学的钱,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呢?让我们来听一下郑学志老师是怎么说的:“班级失窃案如果不及时处理,一些丢失钱物的孩子心理会不平衡,甚至产生报复心理,偷窃其他同学钱物以“挽回”自己的损失。因此,一旦班级出现盗窃事件,如果不及时的处理,将会蔓延到其他的学生;别人偷得,我也偷得,破窗滋长了从众心理;别人没有发现,难道就发现我不成?破窗滋长了侥幸心理,结果在这种麻木不仁的氛围中, 失盗行为就会像滚雪球一样地越滚越大,最后形成团伙。”

另外不及时处理,对晓娟个人的成长来说也是不利的。案例中也说到了“晓娟的爸爸来我这告状,说晓娟最近经常拿他钱包里的钱请其他同学吃饭”,这说明晓娟并没有改正,而是越走越远。

如果谭宏老师当时及时处理了晓娟的偷窃行为,可能就会发现晓娟请同学吃饭的事情。如果一个班级里的学生请客吃饭成风的话,那么班风就很成问题了。你不及时处理的话,这个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这时最好的方法就是及时处理,以此为契机来结束混乱的局面。

二、处理要保密,避免伤害学生

“班主任工作半月谈”的领军人物郑学志老师在群里进行 “偷窃”专题讨论时谆谆告诫:“在处理有偷窃行为的学生时,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一定要保密,秘密进行,不能伤害学生。法院对于未成年人案件,一般都不公开审理,更何况我们学校。”在这一点上谭宏老师做的还是比较好的,请求严老师不要让晓娟同学在班会课上作书面检讨和上报学校处理。没有把晓娟的事情在班级里公开,仅限于自己、严老师和语文老师三人知道。虽然晓娟的偷窃行为是不对的,但作为老师也不应该在众人面前公开处理。公开处理容易伤害学生的心,伤害了要想重新修复就很难了。要知道教育的配方如同医生的配方一样,一旦出错,就会影响终身,为了孩子的前途着想,我们在处理这类问题的时候一定要保密,不到万不得以不要公开。

三、处理时要一致,避免混乱和误解

1、参与处理的老师之间要保持一致

这个案例中参与处理的严老师和谭宏老师的意见并不一致,这会影响到对学生的教育效果。谭宏老师也看到了这个问题,努力说服严老师,这是比较好的。令我不解的是谭宏老师为什么要把自己和严老师的分歧告诉学生?是让学生去恨严老师还是让学生来感激自己?不管怎么样,谭宏老师的做法我认为是不妥的。这样做可能会让严老师和谭宏老师对晓娟的教育效果互相抵消,学生如果知道了老师之间的分歧,您说让她听谁的。

2、处理时的指导思想要一致。

谭宏老师在刚开始处理阶段采取的是宽容的指导思想,这并没有错。孩子犯的错连上帝都得原谅,宽容式教育绝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教育方式。但教育是慢的艺术,宽容式教育的效果更需要我们教育工作者耐心地等待,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十年,也许是更长的时间。在这过程中,学生出现反复是正常的,不能因为这来否定宽容式教育。谭宏老师可能太心急了一点,在学生出现反复后马上质疑宽容式教育,改用训斥学生的手段,使学生感到老师不守信用,是个“变色龙”,感到失望,不再相信老师了,远离为妙。这从案例中的几句话可以体现出来,如晓娟这样对老师说:“老师,你欺骗我,你不是说相信我的吗?还以为你跟其他老师不一样,其实都是一样”,还有谭宏老师也提到“我也一直找她谈心,但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的疏远”。所以我认为在处理学生的偷窃问题上,指导思想前后要一致,否则会造成学生思想上混乱和对老师的误解。

四、及时告知家长,家校合力教育

案例中的谭宏老师并没有把晓娟的偷窃行为告知家长,而晓娟发展到经常拿她爸爸钱包里的钱请其他同学吃饭,晓娟爸爸是骂也骂了、训也训了、打也打了,实在没办法了。这个时候,谭宏老师还是没有把晓娟在学校的表现告诉她爸爸,更不可思议的是并请她爸爸放心老师一定会处理好这事的,这实际上把教育学生的事情完全揽到自己的身上。要知道教育孩子这不单单是教师的责任,更是家长的责任。我个人认为当学生有多次偷窃行为时,我们一定要及时告知家长。因为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比较了解孩子,我们可以与家长一起探讨孩子偷窃的成因,商量如何让孩子改正偷窃的坏毛病。老师、家长形成一股教育合力,帮助孩子改正错误,克服这个坏习惯。所以我们在处理的过程中,切不可撇开家长,自己单打独斗,忽视家庭教育的作用,要与家长一起处理孩子的偷窃问题,家校形成合力一起来教育孩子。

五、告诉学生“偷”与“拿”的区别

     案例中的晓娟这样责问老师:“我拿自己家的钱也算偷吗?”案例中的晓娟应该是小学生,我不知道她是几年级的,所以不知道晓娟是真的不清楚“偷”与“拿”的区别,还是在狡辩。

有专家研究表明,三年级以下的孩子自我意识还不够明确,他们的“偷窃”只能算是一种不诚实的占有行为。如果晓娟是三年级以下的小学生,可能她不是要偷,而是不知道怎样是“拿”,怎样是“偷”。但从晓娟责问的话来分析,她应该是三年级以上的小学生,而且能够区分“偷”与“拿”的概念。她有可能是认为拿家里的钱不算偷,也有可能是在狡辩。不管晓娟是属于何种情况,这都是不良品质的表现。卢梭说过:“人生当中最危险的一段时间是从出生到十二岁,在这段时间中还不采取摧毁那种错误和恶习的手段的话,它们就会发芽滋长,乃至以后采取手段去改的时候,它们已经是扎下了深根,以致永远也把它们拔不掉了。” 我想面对晓娟的责问,谭宏老师应该明确指出:“你在你爸爸不知道的情况下拿走了家里的钱,也是属于偷窃行为,这也是犯法的。要想拿家里的钱,应该先向爸爸、妈妈要,得到他们同意,才能拿走。”

附案例:


宽容的困惑


 自从走上三尺讲台,前辈们嘱咐最多的就是要全身心地去爱孩子,用宽容的心对待孩子犯的错。从教十余年来,我一直牢记教诲,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用爱和宽容对待每一位孩子,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怕自己小小的失误影响孩子的成长。可上学期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困惑,宽容使孩子变本加厉,更让我手足无措。
 上学期我们班的数学教师严老师,跟学生们打得一片火热,与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因为有身孕,宿舍离教室也非常远,平时她喜欢叫我们班的席晓娟同学帮她到宿舍拿诸如手机、钱包类的小东西,可最后发现晓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六次在帮老师拿钱包的时候,每次从老师的钱包里拿走一百块钱。当时严老师非常生气,觉得被欺骗很受伤,自己对学生的真诚反而被利用了,认为这种偷窃行为很严重,向我要求必须让晓娟同学在班会课上作书面检讨,并上报学校处理。考虑到晓娟这孩子一直比较文静、听话,而且胆子也比较小,我怕她突然间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所以跟严老师商量能不能暂时先不处罚晓娟同学,等我对她进行一段时间的耐心教育之后,看她的表现再来处理。虽然严老师心里万分的不同意,但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之后我找到晓娟,告诉她严老师认为你这种行为是非常严重的偷窃行为,要你作出检讨并且接受处罚,但谭老师相信你,你肯定不是故意的,可能因为想买什么东西自己又不够钱或者有其它什么原因才去拿老师的钱,并且特意宽慰她不要有心理压力,老师暂时不会把这件事情在班上公开,只希望她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能够改正过来,老师到时还会表扬她呢。
 接下来,我刻意请求严老师继续叫晓娟同学帮她拿钱包,严老师很坚决地拒绝了我,我不得不把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也拉进来劝严老师,为了能够给晓娟同学营造老师还是信任她的氛围,我、严老师以及我们语文老师轮流叫晓娟同学帮我们做些小事情,当然主要是帮我们拿钱包。一段时间下来,情况发展似乎很理想,晓娟同学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行为,为此我心里暗喜,准备向严老师及其他同事炫耀我的教育成果时,晓娟的爸爸来我这告状,说晓娟最近经常拿他钱包里的钱请其他同学吃饭,骂也骂了、训也训了、打也打了,实在没办法才到我这里寻找帮助。对于这种结果,我实在无法接受,当看到对面严老师那异样的眼光与满脸的不屑时,我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让自己钻进去,为了教师自身的面子问题,加上对晓娟爸爸粗暴性格的了解,我不敢把晓娟之前在学校的情况告诉她爸爸,只是要求他今后一定不能再打孩子,并请他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事的。
 办公室的同事知道这件事后,原本质疑我做法的部分同事似乎一下子说话的底气更足了,都在劝我还是进行处罚,说处罚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教育手段。这件事情让我感觉自己下不了台,更没法自信地面对我办公桌对面的严老师,或者是潜意识里无法自我认错,我找到晓娟同学表达了我对她的失望,狠狠训斥了她一顿并威胁说,如果她再犯一次错的话,我会向全班同学公布此事,且会上报学校进行严肃处理。不知是因为我的愤怒还是孩子自身的担心,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并对我说:“老师,你欺骗我,你不是说相信我的吗?还以为你跟其他老师不一样,其实都是一样!我拿自己家的钱也算偷吗!”
 这场风波过后,我很迷惘,也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样来处理晓娟这件事。难道我要去质疑爱的教育?质疑对孩子的宽容?改用处罚的方式来处理?我知道自己内心不服输,无法放弃坚守了十几年的东西,不可能也不会去质疑爱与宽容,但确实感到很困惑很无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没有明确的方向,更没有能够立竿见影的方法。后来,我在教育论坛里向大家求助,但大多数只是劝我坚守、放弃或改变,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还是没让我弄清问题出在哪里?因为压根儿不会相信问题是出在爱与宽容本身,加上骨子里的自信与偏执,或许期望奇迹能够出现,我还是没有处罚晓娟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在班上公布,虽然她没有再犯错,我也一直找她谈心,但我明显感觉到她对我的疏远。
 快到学期结束时,事情才有了转机,论坛里的一位老师找到我,问我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解决问题?是不是还是坚持以前的做法?我很自豪地说,坚持爱与宽容,我相信终能结出正果。那位老师说,问题就出在你自认为是对的,爱与宽容本身没有错,而是你用谬误的方式来坚持真理。我要他告诉我为什么?他沉默之后说,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从心理层面去分析你对学生宽容的深层意识,相信你会从中找到答案的。通过老师的指点,才忽然发现自己有一种过度宽容情结,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的那段经历犹如一条疤痕还深深烙在心里。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班上出现了小偷小摸行为,班主任老师一直没有查出是谁干的,最后用一种非常方式查了个水落石出。班会课上班主任老师着重强调这种行为的性质非常恶劣,并说他多么希望有人能主动承认错误,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承认,今天就用一个好办法把它查个清清楚楚。然后,他给大家每人发了一张纸条,要我们回答纸条上的问题并要求我们保密,同学之间不能打听其他同学的问题,也不能把自己的答案告诉其他同学。打开纸条的问题是:请你列出我们班曾经有过小偷小摸行为同学的名字。当时内心非常地纠结,一边是自己要好的同学,一边是老师的权威,写还是不写呢?经过苦苦挣扎,怀着对老师的信任,我最后一刻才把一个同学的名字写在纸条上并交给了老师。交完之后班主任老师就把纸条收起来,也没再提此事,只叫了班长和几个同学帮他搬书,其他同学在教室自习。十分钟后他们全部回到教室,班主任老师说刚才我们检查了大家的宿舍并宣布已经查清谁是小偷了,当他说出那个名字时,我内心忐忑不安,为什么偏偏是我在纸条上写的那个与我关系非常好的同学,当他在讲台上作检讨的时候,我不敢抬头看他,微微用眼角的余光扫看他时,感觉他是多么的无助与伤悲。因为这件事,他自动退学了,虽然我也痛恨他的那种行为,但我觉得很内疚还是去送他,看着他离开学校时那不舍的眼神,我真想告诉他都是我的错,不应该把他的名字写给老师,并告诉他我会去求求老师,让老师出面劝他不要退学,但更希望他能主动留下来,最终因为自己的懦弱没好意思开口。自那时到中学毕业,我一直对班主任老师很反感,暗暗立誓自己以后也要去当老师,不管学生犯什么错,一定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要尽最大的努力留住自己的学生。
 大学毕业后站在讲台上时,我还是无法释怀,虽然无意再去指责班主任老师当年的处理方式,但常常会自责,总认为同学退学是由于自己曾经的错误造成。并因这个原因而时刻提醒自己对学生要爱、要宽容,要尽力让他们在健康宽容的环境中不断成长,赎回曾经犯下的错。殊不知正是因为这种情结,我对学生所犯的错误都特别宽容,甚至有点过度,且还沾沾自喜以此为骄傲。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通过晓娟同学这件事情才让我认识到:在自己特别注重的地方自己以另外一种方式犯了同样的错。在自己过度宽容的时候,对她的不仅仅是爱,而是降低了对一个学生的基本要求,混淆了她的道德观念以及是非判断,无法让其在错误的挫折中形成对自身行为的正确认识,所以她才会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拿她自己家的钱不是偷。诚然,现今对这种行为的批判没有像我上初中时那样“上纲上线”,已经能够从学生是在错误中成长的角度去诠释它,但作为教师,依然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去帮助学生正确认识社会道德观念,并以此来规范学生自身行为。正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自身的错误情结,在对学生的爱与宽容中犯了错,以过度方式坚守的爱和宽容,使得学生无所适从,无形中影响了学生的认识与成长。
 至此,我才领悟到教育论坛里那位老师一针见血式评价背后的高瞻远瞩,才体味出他不直接告诉我原因而让我自身去感悟错在哪里的用心良苦。自己这次犯的错,让我明白:只有教师拥有一颗完整健康的心,才能打造出孩子美丽善良的心灵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44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