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野鹤教育博客

教育博客

 
 
 

日志

 
 
关于我

2001年参加工作,曾在《福建中学数学》、《中学数学杂志》、《中学生数学》、《班主任之友》、《班主任》等杂志上发表文章30余篇,参与编写教育书籍4本。中国教育学会数学教育研究发展中心会员,《班主任之友》教育论坛版主、优秀版主。 教育座右铭:用“心”教育!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所有的教育都能唤醒善良的回归  

2009-03-31 22:38:36|  分类: 班主任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班主任或多或少都会碰到过班级的失窃问题,可能也是每个班主任最为头疼的问题。同样,一个班级如果要乱,基本上是这个时候,小偷小摸的行为比较多,新生报到读书后,对自己的财物保管不当,都容易出问题。我想就这个问题和大家探讨一下。我们还是一起来看看人家是怎么处理的吧!

安徽省巢湖市柘皋中学的唐金龙老师曾在《教育在线》上叙述了一位不知名老师的故事:

有一次晚自习时,老师去教室辅导,却发现班里一位叫源源的女生哭肿了眼睛——她的100元钱放在语文课本里不见了。

这时,老师看着全班同学,个个都是无辜的样子。他沉默了片刻,说:“100元钱啊,对我们的诱惑太大了。就是我发现没人,也敢装进自己的腰包。问题是那钱不是自己的,花着不踏实啊。拾金不昧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更别说拿人家钱财了。不过,因为一时迷糊犯错误谁都难免,我们得允许人家改正。现在,我把灯关了,每个同学都要从讲台那里摸索着走过去,希望拿了钱的同学把钱留下。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也没有人需要知道你是谁。灯亮了,我们还是可爱的好孩子。”

说着他关了灯。十分钟后,他打开了灯:桌上什么也没有!

“再来一次!”他沉默了更长时间后说。可是当他第二次打开了灯:桌上仍然什么也没有!

“请那个同学珍惜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我们执迷不悟,那么今后背在我们背上的,永远是别人的嘲笑和唾骂,我不希望我的学生中会出现这样的人。如果现在改正还是我的好学生。”此刻,他的声音有些严厉,也有些无奈。

最后,当第三次打开了灯:桌上放着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他的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就那样在众人面前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

学校为此大大地表扬了他一番,还写了一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评论发表在当地日报上,认为他教育有方,用耐心而智慧的办法让那位“迷途”的孩子找到了“新路。实际上,桌上那100元钱是他从刚领到手的工资中拿出来的!

 

郑学志老师在他的《班主任工作新视角》P193中也提到过这个例子,认为:“那位不知名老师这样做是给犯错的孩子留下了一个良知缓冲的斗争空间。如果那个孩子良知还在的话,他一定倍受震动,以后会悄悄地把钱还给老师的,毕竟灵魂长期背负着枷锁也不好过。即使长时间地保持着沉默,也不一定排除他以后会改正错误,因为偷窃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承认错误也需要勇气。只有极少数的一些孩子,可能走上罪恶的道路。”(P194)

 

我看了这个案例后也为那位不知名的老师喝彩,谁敢说自己在小时候没有偷拿过别人的东西呢?我小时候和伙伴们就在别人的果林里偷过果子,但我们长大以后也没有走上罪恶的道路,这是为什么呢?正如郑学志老师在他的《班主任工作新视角》中说到的:“人都是有良知的,一个人的成长,就是良知和罪恶习气不断做斗争的过程。良知还在,并引导孩子积极和恶习做斗争,良知胜利了,他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就成为一个正派的、对社会有用的人;反之,就堕落成了社会的渣滓。”

同时,我也有一丝地疑惑:

1、那位不知名的老师还没有深入地了解情况,就断定是“内贼”作案是否有些武断,也有可能是“外贼”作案呢?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特别是“初次作案”的学生,“案发后”心里不可能平静如水,只要我们细心去观察,总会发现他表情的细微地变化,当然“老手”除外。文中既然提到“老师看着全班同学,个个都是无辜的样子”,那应该排除“新手作案”的可能。如果是“外贼”作案的话,那这位不知名的老师的这种做法他会看到吗,还有教育效果吗?

2、即使是学生“内部作案”,如果刚好“作案”的学生是一个“惯偷”,这个老师的做法能对他的心灵起到震撼的作用吗?我看未必,可能他还会在心里嘲笑老师的愚昧,对学生的过分宽容只会让他在罪犯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不如当头一棒,使其清醒过来。当然也要注意方法,要保护好学生的个人隐私(这也是个人隐私,毕竟是不光彩的),这当头一棒最好是私底下的,别人知道得越少越好。

3、这个不知名的老师使用的方法有很大的局限性,就像诸葛亮的空城计一样只能使用一次。如果下次再碰到班级失窃的情况有该怎么办呢,再用这招肯定是不行了。也许有人说经过这一次后,这个班级的学生都受到了教育,没有下次,肯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我们知道,教育是慢的艺术,在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出现反复是常有的事。我们不能奢望一次谈话、一个举动就把学生彻底地教育好,这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使用这个方法对教师的个人魅力也很重要,如果教师在学生中的威信不高的话,那教育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不是每个教师使用这个方法都能唤醒学生善良的回归的,我们也不可能每次用自己的钱来解决问题。

 

所以我个人觉得对于班级的失窃问题还是要重视,尽量争取“破案”,也借此机会树立起班主任的威信来。

  评论这张
 
阅读(6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